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女体之祭
女体之祭
第一天:卖身之

    “我愿献出自己,恳求王爷停止进攻我们山寨。”

    玉卿跪伏在张猛的脚下,带着哭腔恳求。

    张猛率领5000铁骑,爲複兄仇,攻打山寨,势如破竹,仅攻了三天,山寨已难支承,顷刻间将毁在铁骑下。张猛之兄张月遇难山寨,张猛誓报兄仇,决心蕩平山寨,尽屠寨中老少。危急关头,寨中族长之nv玉卿挺身而出,带着全寨人的重托,孤身一人前往张猛军营中求降,她要用自己的身躯作J换,挽救全寨人。

    “凭什麽,就凭你一小nv子,就想让我停止攻击,不去报这杀兄之仇?哈哈……”张猛大笑。眼光却死死盯住了脚下的这nv子,心中暗道:好个绝Senv人,柳眉杏眼,P肤如雪,虽是跪着,阿娜有致的身材仍隐约而见。他咽了咽口水,恨不得一口口的吃下这nv子。

    玉卿已感到张猛如灼的目光。她知道这张王爷是个有名的N待狂,她就是要利用这一点,献出自己,满足他的Nnv之好,让他停止进攻山寨,哪怕只停止进攻三天,山寨就有可能转危爲安,衆多乡亲,还有她的父母兄弟,也就可能存活下来。

    “小nv子可以满足王爷的一切要求,王爷的杀兄之仇也可以在小nv子身上发泄。”

    “不,”张猛摇摇头,“没必要,我马上就可以灭了你们这山寨,寨中nv人,包括你将尽属于我,我ai怎麽玩就怎麽玩,你难道不相信我有这实力吗?!”

    “是的,我知道王爷能够灭了山寨。但山寨灭了,小nv子将随寨自尽,即使被俘,王爷也只能得到一具如死人般的身子,而不可能得到小nv子一切。”

    “哦,张猛兴趣盎然:”你的一切包括了什麽呢?“
    “我会心甘情愿做你的奴隶,任你鞭打、任你奴役。”

    “你的身子能够让我满意吗?”

    她明白他的意思,于是缓缓站起,目光中含着泪花,一咬牙,猛地解开衣襟,露出洁白的X部,两只硕大挺拔的ru房登时弹出,她羞愧得又低下了头。

    张猛一时张开口合不拢。这样美丽的ru房他还是头一回见到。他走近她跟前,仔细打量一回儿,伸出鹰爪之手,一把抓住左ru,捏玩着,由于ru房太大,蒲扇般的手掌竟抓不满半个N子,张猛感觉很好,他低声说:“你知道我是怎样折磨nv人的吗?”,“是的,我知道”。

    “我要痛痛快快的折磨你,你能保证让我尽兴吗?”。

    玉卿感到左ru给他捏得一阵阵痛,她咬咬牙:“小nv子一定会让王爷尽兴的。倘若王爷不能尽兴,山寨再听凭王爷发落。”

    突然左ru尖一阵更加钻心的剧痛袭来,她不由得“哎呀”一声,原来张猛改用指甲来抠她ru尖上的R,她本能的想用手去推,但手在半途又停下来了,她明白这是张猛在测试她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N待自己的娇ru,痛得浑身打颤,ru头还被他用力地拉得老长,然后他手一松,ru头又突然弹回,在X前颤巍巍的晃动了半天。

    “哈哈……行,我俩就定这样一个约定,我停止进攻三天,这三天我就在军营里慢慢地折磨你,享受你的美Se,只要你挺过了三天,或者我在这三天里把你玩死了,我保证不再进攻你们山寨,并饶你们全寨人的X命。”

    “谢王爷开恩”,玉卿一跪到底。眼中落下长长的两行泪。她既爲自己能够挽救山寨而激动,也爲即将而来的对自己身子与心灵的巨大折磨而感到不寒而栗。

    张猛一挥手,手下军士立刻在军营中的一个小木房里摆放起来,P鞭、钢针、烙铁、铁夹、老虎凳、火炉、铁链等摆满一屋,然后房内只留下两个nv婢,张猛则端坐在房中的一张虎P椅子上。他吩咐将玉卿带上。

    “你现在就是我的nv奴,而我是你的主人,明白吗?”

    “是的,主人,你的nv奴听命。”

    此时正是五月开花季节,山中仍寒意阵阵。玉卿已按张猛的要求沐浴完毕,一头青丝被高高盘起,低着头俏生生地站在张猛的面前。

“脱了!”张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。

    玉卿打了一个冷战,立即一件件的将身上的衣物脱去,不消P刻,一具冰雕玉砌般的LT展现在张猛的眼前。光滑的肩膀、傲立的双ru、柔软的细腰、修长的玉腿,还有那令人销魂的Y处,让张猛激动的J乎喘不过气来。而且由于长年在山中活动,她身T看起来非常结实,这样的身材正是Nnv中的极品,它耐得住摧残。

    张猛并没有急于动手,他命令她抬起头睁开双眼,他喜欢定睛看着这双美目,看着里面藏着的屈辱与羞涩,他命令:“nv奴,你自己选一样刑具,让我来折磨你。”他不仅要在RT上,还要在精神上奴役她。

    “是,主人。”玉卿抬眼扫视了房中的各式各样的刑具,爲了满足张猛的嗜好,她明白自己应尽量挑一件让自己最痛苦的刑具。她挑了一盒钢针双手递上,“请主人折磨nv奴吧。”

    “嗯,”张猛很满意。他从盒中拣出一根三寸长的钢针,玉卿浑身在颤抖,然而,张猛却并没有将针刺入她的RT,只将针尖对準她的LT不动,他要玩得更爽:“自己来吧。”他Y笑着望着她的眼睛。

    “什麽?主人……玉卿大吃一惊,随即低下头”是,nv奴明白了。“原来他要她自己将身子送上去给钢针刺入,这真是太残酷了,但她不能违抗,她闭下双眼,一咬牙,身子往前一送,钢针立即刺入右ru下方,她痛得一声惨叫。

    不料,张猛却B然大怒,一巴掌将她打翻在地。顺手C起一根P鞭,对着她的PG一口气就chou了三十多鞭,叫道:“放肆!”

    玉卿愣了,张猛见她还不明白,就伸手使劲捏她的ru头,她立即明白了,慌忙跪下,一叠连声:“nv奴知错了,nv奴知错了,求主人让nv奴重新来过吧。”

    “好,念你初犯,準你重来一次。”

    原来,张猛嫌钢针刺的位置不对,效果差。

    玉卿缓缓站起,这次的规则是,不仅要自己刺自己,而且还必须刺入自己最敏感的部位:ru头。
    玉卿的ru房犹如一只硕大的水蜜桃,ru头上一点红蕾就是要刺中的位置。她挺起X对準了张猛手中的又一根钢针,然后身子一挺,钢针哧地刺入了右ru头尖约两寸深,痛得她倒吸了一口气,钢针还余一寸左右在外面,还必须继续,于是,在张猛的Y笑声中,玉卿咬着牙,一点一点进入,最后将钢针全部刺入自己的ru房中。她痛得满头大汗。

    她颤声说:“主人,还要刺左边N头吗?”

    张猛一鞭chou在她的背上:“那还用问吗。”

    玉卿不敢怠慢,她赶忙递给张猛又一根钢针,然后手捧着自己的左ru凑近张猛手中的钢针,瞄準ru尖刺入,这样左ru又遭受同样的酷刑折磨。刺毕,她已是泪流满面,但仍不敢懈怠,努力挺着两个伤ru面对着张猛颤声问:“N子还要折磨吗?。”

    望着两根钢针在内的美ru在自己眼前晃动,听着绝Se美nv的呻Y,张猛无比畅快,他伸出两手,让她把X脯送上来给他抓住两ru,尽情地搓捏拉扯起来,然后轮圆了巴掌,左右开弓,对着双ru狂扇开来,直打得两个沈重的ru房上下左右飞舞,ru中的两根钢针在R里乱刺,玉卿惨叫声声,但她不能退缩,还是要屈辱地挺着X脯受N。张猛一直打了半个多小时,才由于手累了停下来。

    张猛坐在椅上,喘着气,两个nv婢赶紧上前,一个给他按摩身上,一个给他搓揉手掌,玉卿得到短暂的休息,她继续跪伏在他的脚下。

    张猛说:“这还是刚刚开始,怎麽样?如果害怕了,后悔了,我可以放你回去,我们的约定就算取消了。”

    “不,不,玉卿含着泪,坚决地摇着头:”主人,你有什麽玩法,nv奴全部受下!“

    “那好啊!”张猛大笑,声如洪雷。他感谢上苍赐给她这样一位奇nv子,能够使他享受到人间难有的豔福。他脱尽身上的衣物,露出胯下山P样的Y物:“老子要先享受你的Sb,明白吗。”

    “nv奴明白。”玉卿给他这巨大的Y物吓了一跳,她不敢怠慢,立即以屈辱的姿势伏在他的脚下,同时将两腿尽量叉开,露出娇N的Y唇和P眼,以方便他cha入:“请吧,主人。”